• 4909阅读
  • 51回复

(短篇小说)——  拆  迁 [复制链接]

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离线今日观察
 

发帖
1025
奖学金
1699
威望
3630
微信分享到朋友圈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腔主  发表于: 08-13
马上注册,结交更多好友,享用更多功能,让你轻松玩转义乌十八腔,更多精彩评论请登录后查看。
  已有账号?点击登录
关闭
79岁的陈红翠和81岁的王桂兰,都是不到20岁就嫁到这个城市的乡村女人。当年的这个城,比现在的一个镇还小。她俩一直在这小区里居住,成了两家只隔一面墙的真正老邻居。
远亲不如近邻。除了不同锅吃饭、不同床睡觉之外,陈奶奶和王奶奶的感情,还真比亲姐妹都要好,尤其是两位老奶奶的老伴先后都离世之后,就更亲如一家人。
陈奶奶的儿子在老父亲去世后的不久,买了只漂亮可爱的宠物猫,取名叫“欢欢”,说是给孤单的老母亲作个伴、添个乐。
而王奶奶觉得,翠妹家养了只猫,那我家就去买只狗吧,给欢欢做个伴也给自己添个乐。两天后,一只漂亮可爱的狗狗来到了王奶奶家,取名叫“喜喜”。
欢欢和喜喜,不到两天就很熟了,一起吃粮,一起玩耍,亲如兄弟,已分不出谁是谁家的了。
。。。。。。
夏天,俩老坐在门口的小弄堂里,手里都捏着一把麦秆扇;冬天,俩老都捧着一只热水袋。
欢欢喜喜,要么在她们身边互相追逐、你蹦我跳,要么就趴在地上呼呼大睡,从没离开俩老太远。
。。。。。。
这一天,来了两位穿西装挂领带的小伙子,走到弄堂口时停下,往墙上贴了一张小方桌大小的纸就走了,连自己名字都不会写的陈奶奶和王奶奶,也没在意墙上贴的是啥玩意,反正等下午有文化的人回来就知道了。


随着太阳的慢慢西沉,小弄堂里的人渐渐多了起来,不一会就像炸了锅似的,有高高兴兴的,有愁眉苦脸的,有说:“这么破破烂烂的小区,早该拆迁了,越快越好!”有说:“这里被拆了,新房又买不起,咋办呀?”捧着饭碗的那位大叔喊了一声:“拆迁啦,拆迁啦!邻居们,咱们都要再见啰。。。。”
陈奶奶和王奶奶不约而同地慢慢走出家门,像是好久没见似的互相拉住了有点儿颤抖的手,心绪沉重,异口同声地说了句:“真要拆了,咱姐妹俩要分开了。”
欢欢喜喜,在俩老的脚边转悠、嬉闹、奔跳。。。。
。。。。。。
两个月后的一天中午,陈奶奶的儿子来告诉老母亲说:“妈妈,您跟我们一起住到乡下别墅去。收拾一下,明天上午我来接您。”
“哎。。。。”陈奶奶只有叹气,没有说话。
同天晚上,王奶奶的小儿子老三也来到老母亲这里,心情很不好,恶声恶气地向娘诉道:“为了争要您这点老房子的拆迁补偿款,我们兄弟姐妹5个已经吵好几天了,老大老二都差点打起来了,您得出面说句话啦!”
“作孽啊!作孽啊。。。。”王奶奶的腿在颤抖。
。。。。。。
晚饭后,俩老又坐在了门口弄堂,王奶奶向陈奶奶身边移了移吱嘎响的小竹椅,声音有些哽咽:“翠妹啊。。。真是作孽啊。。。我家5个子女为了争我这两间老房子的补偿金,都吵一塌糊涂了,都已不认家人、不亲情了。”
“咋能这样呀,这不是要您兰姐为难嘛,哎。。。这咋弄是好。。。。”陈奶奶紧紧捏着王奶奶的手说。
陈奶奶接着说:“兰姐呀,咱们一起在这住60多年了,要分开了,今晚是咱老姐妹最后一次坐这里了,下次也不知道啥时候才能见面,我的心里。。。难过啊。。。”边说边拉起袖口擦了擦眼角。
“你还好,儿子儿媳都孝敬,要把你接到他们家去住,总算有个安定的家。而我,听说要去他们三家轮流着住,东一家西一家的,而且他们关系都不好,让我怎么能安下心啊?还不如早点死了算了。。。。”王奶奶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。

陈奶奶劝道:“兰姐呀,千万别这么说,相信他们不会太为难咱这种泥土已埋到脖子根的老骨头的。您一定要好好的,我会让我儿子带我去看您的,咱姐妹的心,死也不能分开!”
。。。。。。
这一晚,俩老姐妹从哭聊到笑,又从笑聊到哭;从60年前的年轻事,聊到如今的这日子;从自己的老伴,聊到子孙满堂。春夏秋冬过日子,酸甜苦辣人生味。
俩老姐妹一直聊的很晚很晚,直到邻居家的房灯都已熄灭。
欢欢和喜喜,已趴在她俩跟前的地上,早已呼呼入睡。
。。。。。。
第二天上午,一辆轿车一辆货车停在了陈红翠奶奶家的门口。
一个多小时后,眼睛红红的陈奶奶慢慢走出了家门,走到早已等候在门口的王奶奶面前,两双都在颤抖的老手再次紧紧的捏在了一起。。。。
被儿子搀着手臂的陈奶奶,一步两回头地看看老房子,又望望弓着背、含着泪、挥着手的王奶奶,万般无奈地被搀进了小桥车。
眼看着陈奶奶家里的东西被装上了车,眼看着陈奶奶被搀进车后,慢慢开出了小弄堂。几年来从未出过远门的欢欢和喜喜,边嚎叫边追着小桥车出了小弄堂,王奶奶这才想起,边追赶边叫喊:“翠妹,翠妹!还有你的欢欢。。。你的欢欢!”
欢欢喜喜,没有追到陈奶奶,王奶奶也没有追到欢欢喜喜。
后来,王桂兰奶奶就一直坐在门口等它们。
太阳落山了,只看到了一步一回头、缓步回家来的喜喜。
第二天一大早,陈奶奶的儿子赶回来接欢欢,老远就看见独自一人坐在门口的王奶奶,还有趴在跟前一动不动的喜喜。
。。。。。。
后来的好长日子里,只要陈红翠奶奶独自在家,她就会坐在这乡下别墅二楼的阳台里看啊看,仿佛又看见了兰姐、看到了欢欢和喜喜,不知不觉,眼泪夺眶而出。
。。。。。。
在拆迁工作组干部第6趟到过王桂兰的三个儿子家之后,兄弟仨姐妹俩五个,终于协商好怎么轮流赡养老母、怎么分配补偿款等事宜,并都签字同意让王奶奶搬家、拆房。


根据协商并抽签结果,王奶奶得先由老二来接去居住,以后再老大再老三,每家住4个月,一年轮到一次,要是生病住院,有俩女儿负责陪护。
这天上午,老二和妻子开着一辆工具车来到王奶奶这里,除了一张床、被褥和衣服外,当年陪嫁来的两只木箱子啥的,哪怕王奶奶再三恳求,儿子儿媳也不肯帮她带走。
儿媳说:“现在谁家还有这种破箱子?而且现在租住的套间又这么小,反正我家里是摆不下这样破烂玩意的!”
无奈的王奶奶只好把箱里的东西都拿出来,卷成两个包裹,让儿子装上车,然后慢慢抱起一直紧跟在脚边的喜喜,也是一步两回头地边看老房子边慢慢走向车子。
工具车缓缓开到了弄堂拐弯处,突然,王奶奶怀里的喜喜“汪汪汪!”地嚎叫起来,王奶奶沿着喜喜盯着的车窗外看去,有只猫,正朝着弄堂走来。
“儿子快停车,是欢欢,这就是翠妹家的欢欢,我去把它抱上来带走。”王奶奶急急忙忙下了车。
已多日不见的欢欢,看到是王奶奶,“喵喵”叫了两声,大大方方地走了过来,王奶奶刚抱起欢欢时,儿媳下了车,拉着脸怪怨道:“你知道吗?我儿媳已经怀孕了,我们家里是绝对不能有任何宠物的,不要说别人家的猫,就是你这只喜喜,也不能养!”接着又对着老公说:“告诉你噢,两天之内你必须把这只狗处理掉!”
王奶奶抱着欢欢,背靠着车子仰着头,被惊傻了。车里的喜喜一直在“汪汪汪”地叫。。。。
王奶奶儿子也下了车,劝老母亲说:“您自己都要我们养,您哪还有条件再养狗啊猫啊?别管那么多了,快走吧!”
实在于心不忍的王奶奶,长长地叹了口气,后脑勺在车子里“砰砰”撞了两下,咬咬牙,狠下了心,她一手抱着欢欢,一手拉开车门,抱出喜喜,把它俩的头紧紧靠在了自己的脸上,哽咽着说道:
“欢欢喜喜啊,都怪我们老了,无力再养你们。。。是老房子拆迁把我们给拆散了。。。我和翠妹都舍不得你俩呀。喜喜,往后的日子里,你可一定要照顾好欢欢啊。你们宁可去垃圾堆找吃的,也不能去别人家里偷吃。在老房子拆掉之前,那里还都是你俩的家,晚上可都要回家啊。。。。”王奶奶已泣不成声,慢慢弯下腰,放开了手。

车子启动了,乖乖站在那的欢欢和喜喜,一直看着从车窗伸出头回望它们的王奶奶,慢慢地远去,远去。。。。。
。。。。。。
不久后,老小区变成了一片杂乱荒芜的废墟。
好几个捡废品的人,整天在废墟堆里找这找那,其中一位戴着草帽的大伯,看到前面有一大块门板被啥东西架着,慢慢走了过去,看见门板下压着一只裂了缝的旧木箱,木箱旁边有好几块骨头,还有鱼刺、螃蟹壳和半个已发霉的馒头。翻开门板拎起木箱,里面躺着一只很脏很瘦的猫,它闭着双眼,已无生命体征,显然,它不是被压死的,而是饿死的。
从大伯丢开木箱,到在旁边挖了个坑,把猫安葬好的整个过程中,不远处有一只不大不小、又脏又瘦的狗,一直在“汪汪汪”地叫着,声调是那么的凄惨和悲伤。。。。


这一天,陈红翠和王桂兰的儿子为办理补偿款手续,在拆迁工作办公室里相遇了,聊到了两位老人,也聊到了欢欢和喜喜。王奶奶的儿子还说他老母亲接到他家后一直不适应,整天像丢了魂一样,吃不好也睡不着,两天前还突发脑溢血差点就过去了,现还住在医院呢。
。。。。。。
一周之后的某一天,陈奶奶的儿子突然接到一个电话:“喂!我在路边电线杆上看到说你家丢失了一只猫一只狗是吗?我捡到了一只狗,不知是不是你家的?如果是的话,那个酬金真给吗?”
。。。。
当天中午,让陈奶奶朝思暮想、魂牵梦萦的欢欢和喜喜,终于有一个又被抱在了陈奶奶的怀里。
“兰姐的喜喜回来了,可我的欢欢呢,你在哪里呀?你还好吗?。。。苍天保佑可别再让欢欢喜喜生离死别呀。。。”陈奶奶越想越心疼,越想越焦急。
一切都看在眼里放在心上的儿子,第二天一早就开车一个多小时赶到了宠物市场,一边看着手机里欢欢的照片,一边不停地找啊找,终于看到一只和欢欢同品种、同大小、同花色的可爱猫咪。
。。。。。。
“妈妈,那个捡废品的大伯真有心,把我们的欢欢也找回来了,酬金我也给他了,现在您该高兴了吧。”儿子从车里抱出“欢欢”递到老娘手上。
喜出望外的陈奶奶,高兴地差点跳起来,一把接过它:“欢欢,欢欢,你这是去哪儿了呀?你可让我想死你了,以后再也不让你出去了。”
。。。。。。
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伴,“欢欢”既不肯吃食也不肯和喜喜一起玩,可陈奶奶却想:因为分开这么长时间了,都变陌生了,过几天就好了。
三天后,细心精明的陈奶奶抱住“欢欢”仔细地看这又看那。。。。
我的欢欢是雄的,怎么会变成雌的?还有,野在外面这么多天没人管的猫,怎么会有如此光亮的毛泽、肥肥胖胖的身体?
陈奶奶的心里先是一怔,回头一想,一切都明白了。但,她暗暗下定决心:
这个秘密,这辈子不用再解开。


十几天后,陈奶奶一手抱着干干净净的欢欢,一手抱着肥肥胖胖的喜喜,坐上了儿子的小轿车,他们这是要去探望王奶奶,顺便把喜喜送回去,也让王奶奶分享一下欢欢喜喜又已团聚的大喜事,没准她的病就会好了呢。
50多里地,进村后打听了好几个人,车子终于在王奶奶儿子租住的家门口停下。
万万没想到的是,躺在床上的王桂兰奶奶,除了还睁着眼,喘着微弱的气息,已不会再说话。
“兰姐。。。兰姐!我是翠妹啊,我来看您了,欢欢喜喜也都回来了。兰姐!。。。”
翠妹紧紧抓着兰姐那皮包骨头的手,又不停地在她脸上摸啊揉啊。。。。
“兰姐!咱姐妹俩不是说好了永远不分开嘛。。。您可说句话呀,我是翠妹啊!。。。”陈奶奶全身在发抖。
王奶奶的眼角缓缓流下来两股泪水,陈奶奶的眼泪滴滴哒哒落在了王奶奶的胸口。。。。。
欢欢已跳在床上,蹲在王奶奶旁边“喵喵”轻轻地叫着,喜喜站在陈奶奶的脚边,静静的看着、看着。。。。
王奶奶的儿子把陈奶奶的儿子拉到一边,说:“医院说了,她的生命已不会太久,再花钱也没多大意义,所以我们兄弟姐们商定还是回家算了。”
陈奶奶的儿子,除了擦擦眼角的泪水,啥也没说,低下了头。
。。。。。。
陈奶奶又抱着欢欢和喜喜,带着无比的遗憾和心痛,在儿子搀扶下,迈着发软的双腿,一步两回头,慢慢地离开了兰姐。
车子里头的陈奶奶,紧紧地抱着欢欢喜喜,身子在颤抖,心如被刀割,没说一句话,一直盯着车窗外在往后移动的大楼、树木和人群。。。。。
欢欢喜喜的身上,已被泪水湿透了一大片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者:夏冰南子

[ 此帖被今日观察在2019-08-13 15:34重新编辑 ]
52条评分威望+52
傅江民 威望 +1 - 08-15
损友么 威望 +1 - 08-14
雪山·飞鹰 威望 +1 - 08-14
浓几个麻包种 威望 +1 - 08-14
售楼部高强 威望 +1 - 08-14
一鸣·派雅门窗 威望 +1 - 08-14
gdys 威望 +1 - 08-14
a654349826 威望 +1 - 08-14
桥西第一直男癌 威望 +1 - 08-14
夜色微朦 威望 +1 - 08-14
本帖共有51条回复,请登录后查看。
  已有账号?点击登录
快速回复
限100 字节
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,可以用”恢复数据”来恢复帖子内容